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鴳子庵人

与同事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这样不但有利于我们工作,而且有利于我们的发展。

 
 
 

日志

 
 

经商历险记  

2018-03-08 16:04:53|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8年初,在社会上经商热象瘟疫一样流行时,我单位也发了一个红头文件,言明凡本单位职工均得经商办企业,每人每年向局里上缴利润200元,并自发文之日起,每个职工停发书报费、洗理费等,美其名曰传递压力。
        我所在的林业站在站长传达文件后,这可难坏了我们,大家一筹莫展,除了林业技术,别无二长搞第二职业,又无权力搞官倒,何来年利200元?大家讨论几次均无良策,一致赞成极力抵制,实在抵挡不了再想办法。眼看过去了半年,其他站、室都纷纷行动了,光林业站抵制看来是行不通了。9月上旬站长又召集我们开会,大家讨论来讨论去一致同意做点小生意,大家一合计,发现现在市场上水果畅销,何不贩点去卖?于是,兵分几路,一路收集行情,联系货源。好在我们都念过几年书,省内外同学多,找同学,很快联系上了砀山一位同学愿意帮忙,他们家正好有许多苹果需要出售。一路筹积资金。好不容易找一个个体户借了2000元,局里借了4000元,由我和小方一道带上这借来的6000元启程去了安徽的水果之乡砀山。
        一路上,小心翼翼,怀抱着6000元巨款,总是忐忑不安,想这想那,生怕把钱弄丢了!
       一路辗转,总算到了砀山,找到了周同学,住进了他家,在他父亲的张罗下,察看了果园,经过谈判,定好了品种、价格、数量,办好了工商、税务、检疫等相关手续,却无运输车辆,真是急煞了我们。
      一晃三天过去了,终于给我们派车了,采摘、分级、包装、过称、上车,忙完了这些,已是晚上10点了,由于水果是鲜货,八月底气温还很高,万一烂了谁赔得起,为了提高效益减少损失得连夜赶路。驾驶员是两人轮换着开,歇人不歇车。驾驶室只能坐3人,于是我便睡在苹果上面,为避免客货混装罚款,我只能用帆布把自己盖上。
     驾驶员是当地人, 车一开动,司机便说:这一带路不好,社会风气也不好,我们大家都要当心点!司机这一说不打紧,我们的心立刻提到了喉咙上,本来疲惫的要命却盹也不敢打。车行半个小时后,土公路就坑坑洼洼,车子颠簸摇晃,跑不起来,大约到了夜里12点后,车子行进在一片密林中时更显得可怕!前方,在车灯照耀下只见有四、五个脸盆大的石块横七竖八的躺在路中央,车子无法通过,司机压低声音说:不好,有人要劫车!车一停下,只见远处有黑影在蠕动,大家迅速下车搬石头,由于害怕,趔趔趄趄,越是害怕越搬不动,司机越催越急:快!快!快!恰在这时,后面来了一个长长的车队,也是拉苹果连夜赶路的,我们车才得以化险为夷,免遭劫难。
       夜深了, 秋夜雾起,车愈行愈慢,我们瞪大眼睛注视着路面。2时许,公路上有一辆拖拉机占道,挡住了我们的去向,车又一次被迫停了下来,车还没停稳,呼啦一下,不知从哪儿窜出好几个毛头小伙,道:装啥的?梨吗?弄几个爷们尝尝!话音未落,他们便七手八脚掀开了帆布,扯开蒲包,此时,道已让出,我们急忙上车,发动引擎,冲刺着上了路,到无人处,一检查,几包果子就没了。
      第二天上午八时许,车子跑错了道,在掉头时,恰遇一班筑路民工,不由分说,好像是谁号召了一样,老老少少一拥而上,手拿铁锨、锄头抡起来便往车上砸,只见苹果立马撒得遍地皆是,于是他们就甩掉手中的工具和苹果滚在了一起,叫骂声一片,我们的车子仍然被围,只得缓缓行驶,面对黑压压的民工队伍,情况十分危急随时有被抢光的危险。幸好驾驶室里备有啤酒,小方和一司机各手持一瓶啤酒,挥舞并叫喊着驱散了挡在车头的人群,车上司机立即加大油门冲出了包围圈,因有两人还在车下,司机跑了一段路将车停下等候车下两人上车,这时民工队伍也紧跟了上来,他们刚一踏上车,车后面有一个小伙子紧紧抓住帆布贴在车上,幸好车在运动他无法下手然后掉落车下。刚摆脱这伙人的追赶,又见前方有碗口大小的石头排在一起将公路截段,公路两边树丛中埋伏有手持铁锨、锄头的人群,那老司机一咬牙一脚油门下去直接冲了过去。大约跑了几公里,来到一片旷野,看看前后无人停车一检查,总计有5包约200余斤苹果被抢。
   一路上,大脑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一遇村庄,便心有余悸,饥肠辘辘,却不敢停车吃饭,只得啃一个苹果充饥,总共跑了13个小时,中午11点才来到凤阳县境内,将车停在凤阳园艺场边的一个小饭馆,饱餐了一顿。
    下午还算平安。车到肥西县城时,又遇到了县城铺下水道,车行行停停,由于上午被抢,许多苹果外露,一掀帆布便可拿下,又被一群男女抢去了2包。夜里11点到家,一颗悬着的心才放进肚里,总共跑了24个小时,只吃了一顿饭,此时,整个人蓬头垢面,浑身胀痛,疲劳不堪。
      深夜,喊开了县大会堂的门,将苹果下在了那里。
     第二天,上街叫卖。我们兵分两路,一班人批发,一班人零售。广告一贴出,大会堂前便挤满了人,讨价还价,斤斤计较好不热闹。我和小方负责街边摆摊零售。一开始,那个难为情甭提了,我就躲在桌子下面,心想:我一个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站在大街卖苹果,这叫犯了什么法呢!有人来,我就站起来,完了再蹲下,如此反复,一上午下来也卖了一百多元。
     一星期过去,一车苹果卖完了,除去各种费用,小赚了2000余元。
    大约过了20天,眼看国庆节、中秋节要来了,大家在一起商定再贩一次苹果。当时决定周站长和我去,从内心讲我不大情愿,因为妻子已怀孕7个月,她也坚决反对,但站长做我的工作讲还是我去合适,大家信任你,也有利可图,我还年轻,也想表现表现,到底还是答应了。
      为接受上次等车运输的教训,决定从家里带车过去。于是大家分头去找车子,本来到县车队或运输公司找车的,但听说这两个单位的司机难服侍,故放弃了,决定找个体户的车,正好碰到张斌,他刚买的新江淮车,愿意为我们跑一趟,约好了出发的日期,事情便这样定了下来。
      9月15日,张将车开到林业局,装好了大米(当时砀山那缺米),竹帘(用来竖放在车四周挡住苹果)出发了。车行到王家亭运输公司处,前方马路中央赫然停着一具棺材,我还戏虐的说,这次我们要发财。行到小李庄处,碰到一辆客车四脚朝天,一路上多处交通事故,惨不忍睹。9月16 日,安全到达目的地砀山葛集镇,在同学父亲的帮助下,很快就收齐了所要苹果,9月17日上午装车,中午装毕,吃罢饭,3时10分开车,一路上还算顺利。
       晚上车到宿州市,本来在车上商定好要在宿县地区木材公司招待所过夜,而车到了招待所处,张师傅却还往前开一段路才停下,吃罢晚饭,张说:“怎么办,走不走?”我答:“由你定,我们不好说,车子是你开的!”张说:“走一段,到蚌埠再住吧。”于是便上路了。张急于赶路,是因为他在砀山葛集看到苹果成熟了,当地运输车辆非常紧张,便和当地约好了把我们送到家便立即返回去替他们运输好多挣点钱。深夜,车子刚进入蚌埠市区,就遇到有警察在路上查车,由于刹车灯不亮,张被罚款了。从此,张的情绪一直不好,径直往前开,车到定远黄岗一带,松树茂密处我感到十分害怕。车子很快,不久,前方车被阻。我们下车,张将车检查了一遍,洗洗脸,喝喝水,吃点皮蛋、苹果。在此之前,我发现张师傅打嗑睡,我说:“张师傅,你嗑睡了?”“嗐扯,睡觉还能开车哇!”张师傅应答道。这时我又说:"张师傅,你在驾驶室睡一下吧,我和周站长下去看车。"张又说:"再开一段吧,争取天亮到肥西。"于是我和周站长互换位置,他坐副驾驶,我坐在发动机上又出发了。周站长很快就睡着了,我始终盯着张师傅,当时车速是60迈,载货6吨。大约20分钟后,我发现车子方向一偏,大脑顿时闪出“完了,"还没来的及叫喊停车,我便吓昏了。随着一声重重的撞击,我好似恶梦初醒,发觉自己站在驾驶室里,此时驾驶室里灌进了许多水,滑稽的是张师傅问“怎么啦?"我说“你把车开翻了!”“哎哟我的妈呀!我怎么把车开翻了?!"发动机在响,仪表灯在亮,我大叫“快把发动机关掉!"张拧亮驾驶室顶灯,只见我和周站长站在泥水里,浑身是泥和血,周大叫“小钱,你身上破了,淌血了,”我急忙浑身上下找了一遍,没找到破的地方,“是不是你身上破了?”“是吗?”我在他身上找了一下“不好,周站长是你身上破了,”只见周右眼角和太阳穴之间划了一道足有3公分长的弯口子,肉向外翻着,鲜血直淋。我觉得屁股很痛,手脚完好无损。大家忙乱了一阵,商议了一下,赶快离开驾驶室,可是驾驶室变形了,费尽全身力气,好不容易才打开了车门,依次爬了出来,坐在了车顶上,我看了一下表,时间是9月18日凌晨3点10分!
        早上四点多钟,路上有了行人,经打听,此地属肥西县富王乡富王村,离县城25公里。周和张搭车去县城了,张是去交警队报案的,周是去医院包扎伤口并打电话通知家中。只留下我一人在事发现场。天亮了,我就在车翻的小河边就浑浊河水洗脸刷牙。我观察了一下,从车偏离轨道到翻进河里,足有近30米的距离,有足够的时间采取制动措施,路上一点刹车痕迹也没有,可见张当时是睡着了。车子象飞机着陆一样飞到河里,右前方先落地,巨大的惯性使车头落地后还向前位移了整整一个车厢,河里的泥土被掀翻足有一米深,苹果抛洒的满河皆是。翻车处前后都是胸径20多公分的杨树,唯独车翻处死了两棵而树兜清晰可见,车就从是擦公路边这个行道树缝而翻下的,若向前或向后,撞在树上其后果必然车毁人亡!再往前一点就是大桥,桥下是深潭,后果也不堪设想。
        我独坐在苹果堆上,思绪万千:这次妻子本不要我出这趟差,而我还是坚持来了,妻子会不会责怪我?我一个国家干部今天落得如此狼狈却是为何?我上有父母,今年2月才结婚,妻子将要生产,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将如何面对?我不敢再往下想,不禁潸然泪下。
        太阳升起,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围观的人也多,人们议论着,七嘴八舌,有人见我坐在苹果上,指着我说,他是司机吗?饭桶,这麽直的路咋开进河里了?车子想游泳吧?哈哈哈哈!
       人不断的增多,也许是人多势众,拿几个尝尝的人也逐渐增多了,拿篮子来捡的也有了,慢慢地我一人维持不了秩序,我知道这样下去将是怎样的结果,这些价值7000元的苹果可是我们六个人的,这钱还是借的呀!
      此时,有人出来讲话了,“同志,你一人看不住,我帮你看,这一代风气不好,”过一会,田的主人(我们车翻在他的田里)到了,二话没说“我帮你看果子,”并不时的告诉我:这一带经常翻车,苹果车有三辆,还有拉钢材的,拉肥猪的,都被人抢光了。我不禁感激涕零,心想遇到贵人搭救了,天底下还是好人多啊!
       真是屋漏又逢连阴雨。 由于头天晚上在宿州吃了不洁净的饭菜,尽管这天我没有进食,但肚子一个劲的痛,里急后重,想拉拉不下,河滩上、公路上人群黑压压一片,我既要看苹果,又要拉肚子,一上午拉了五次之多。
     这天是星期天,小学生特多, 时近10点人数达到高峰,他们纷纷要苹果吃,明抢暗偷,使我防不胜防,主动帮忙看的人也不断吆喝,慢慢的我发现他们是真戏假做,并不断为拿苹果的人提供方便。我发现人群中有煽动哄抢的迹象,此刻,那两个帮忙看果子人对我说:“同志,我们给你看果子总不能白看吧?”我说:“好说,好说,我们遇难,您是恩人,不会亏待你的!”他们道:“我们素不相识,你如果车一装走了,我们找谁去?”我想也是个理“你们开个价吧!”我道:“我身无分文,我的同伙去县里了,我一个人讲了也不算数,等他们来吧。” “不,现在讲好,如不答应,我们走了。”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明摆着的要挟,我说:“有话好说,你开个价。” “现款300元,少一个子也不行!”好大的胃口,“苹果要不?” “不要!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我们走了!”就在这节骨眼上,交警来了,局势才稳定下来,时间已近中午了。
       不到十几分钟,人们又蠢蠢欲动。四位交警站在苹果旁也制止不住了。人群中有人说我们就是靠山吃山的,骂交警吃里扒外!有位交警怒斥道:你们这样搞,不给肥东人丢脸吗!在这种情况下,两位交警一合计,拦了一辆空车想将苹果运走,可是谁给上车呢?上车费多少呢?几经交涉不成,时间在一分一分流逝,苹果在一只一只减少,交警急中生智找来一位该村的好像在人群中有点威望的一位退休干部作了周旋,人们才答应上车。上车时,七手八脚的,人又多又乱,许多人往沙里、泥里、稻田里、衣袋里、草帽里藏苹果,有的干脆整篓整篓的号着。上到车上的苹果也被他们从东边上上,玩戏法时的从西边下走了,地上大约还有1500斤散掉的苹果,他们再也不给上了,已到车上的苹果还有人往下拽,无奈经与交警商量,忍痛将地上的苹果抵了上车的力资方才将车开走,时间已是下午2点了。车子很快就开到交警队,处理这件事的交警又开口向我要了八袋苹果,说他们队里每人一袋。
       当晚在合肥这位司机家吃了个便饭,住在了他家,第二天上午9点终于到家。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